当前位置:主页 > 健康 >

三句话不离练兵打仗,营长又要“搞事情”了

日期:2018-01-08 12:29 来源:网络整理

面对全营官兵做战前动员,某旅作战保障营营长叶明声若洪钟:“这里就是战场!演练就是打仗!”一身尘土、汗流浃背的官兵个个心里一紧:营长又要“搞事情”了。请关注今天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报道:

三句话不离练兵打仗,营长又要“搞事情”了

这里就是战场。(资料图)

某驻训场,狂风骤起,黄尘漫卷中,某旅作战保障营营长叶明站在土丘上,面对全营官兵做战前动员,声若洪钟:“这里就是战场!演练就是打仗!”

一身尘土、汗流浃背的官兵个个心里一紧:营长又要“搞事情”了。

叶明一米八的大个子,不大的眼睛总是眯着,让人捉摸不透,张口三句话不离打仗。

在叶明看来,只有嘹亮的冲锋号才能换来悦耳的和平鸽哨。

每次野外驻训,叶明都把全营搞得异常紧张,官兵为了演习胜负绞尽脑汁各显神通,哪怕是演习结束,火药味还会从演习场蔓延至中军帐,大老远就能听到帐篷里的争吵声。

去年秋季,一场演习刚刚结束,指挥帐篷里3名灰头土脸的军官围在一起复盘,其中一个就是叶明。

“正规隐蔽就该躲在坑道里,你们的人怎么进了灌木丛?”该营警卫连连长孙凯抹一把头上的汗,眼睛瞪得老大,“我就是不服,有本事再来一次!”

“兵不厌诈嘛,虽然可以依托掩体,但谁也没说不可以使用植被伪装啊。”气象台台长蒋中伟一脸得意洋洋。

叶明一巴掌拍在野战桌上,红蓝铅笔震起老高,“孙凯,你输了个精光,咋重来?你告诉我,灌木丛算不算掩体?”

孙凯腾地站起来:“报告营长,算!”

叶明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孙凯:“那敌人是不是有可能藏在里面?”

“是,营长!”

“你怎么没考虑到?说明你敌情意识不够。”叶明咧嘴一笑。

数月后,叶明再次率队参加某项演习,他问被俘的“敌特”:“怎么被逮住的?”

“敌特”满脸懊恼地回答:“警卫连那帮家伙太贼了,连河边的芦苇丛都翻了个底朝天。”

叶明哈哈大笑,看着地图自言自语:“该给对抗添点料了,不然不够味儿。”

去年入冬以后,全营要去高寒地区执行跨区驻训任务,那里的气温低至-30℃。

临出发前的一天中午,集合开饭的哨声格外响亮,叶明盯着营值班员脖子上挂的铁质哨子,连皱了好几次眉头。

下午,叶明把全营官兵集合在一起,手中拿着一只铁哨子:“谁看出问题了吗?”

官兵面面相觑:哨子是新的,吹起来声音穿透力特别强,有什么问题?

叶明举起铁哨子:“大家想过没有,到了高寒地区,嘴唇有没有可能粘在铁哨子上?”

叶明接着说:“如果敌情突至,嘴却粘在了铁哨子上,你怎么办?无法发号施令,就会贻误战机,知道吗?”

最后,全营官兵预想预防,人人额外配发防寒手套,值班员全部更换了塑料哨,就连炊事班炒锅的铁把手都缠了一层厚厚的胶布。

说起“铁哨子事件”,官兵都说叶明“想得周到细致”,叶明一脸严肃:“战场上的事情,一个细节考虑不周,就可能前功尽弃满盘皆输。”

眼看又要驻训,叶明又动了心眼。

“两眼一睁,忙到熄灯;两眼一闭,提高警惕!”叶明放下文件,伸了个懒腰,看了看手表:凌晨两点,正是接岗的时候。叶明咧嘴一乐:“看我给你们来个‘夜打曾头市’!”

叶明披上大衣,摸出帐篷。

眼见营里的游动哨在帐篷周围来回游弋,叶明猫在暗处点点头:“嗯,岗哨的游动性还可以,待我试他一试。”叶明摸起一个小石头,朝岗哨扔过去。

“咔嗒!”“谁!”石头刚落地,强光手电的光柱就已横扫过来,吓得叶明赶紧伏下身。两分钟后,光柱停止扫动,叶明长舒一口气:小伙子们警惕性蛮高的嘛。又隐约听见两班岗哨交接对话:“注意提高警惕。”“是。”

叶明挺满意,正准备回去睡觉,无意中踩断了个树枝,这一声“咔嚓”夜深人静中分外清晰,岗哨的手电直接就打在了叶明身上。接着就是一声大喝:“站住!干什么的!”叶明一拍脑瓜子:“坏了!这万一让战士捉了多尴尬!”拔腿就跑。他这一跑,身后便响起了脚步声,回头一看,两名准备下哨的战士带着枪、打着手电就追了过来。这边跑,那边追,跑的一方惶惶似过街老鼠,追的一方急急如流星赶月。

叶明呼哧带喘溜进帐篷,气还没喘匀,岗哨带着枪跑进来:“报告营长,夜岗发现可疑人物,我们派人追查,因地形复杂,让其潜逃。”

叶明端起茶缸猛灌一口:“下次注意警戒!另外,遇见可疑人物不要两人追,万一中了埋伏就麻烦了。”

哨兵答:是!接着又纳闷地问:“哎?营长你咋出了这么多汗……”

上一篇:吉利收购完沃尔沃集团又搞事情了,这次竟跑到   下一篇:五角大楼在俄罗斯周边不安分!与一国搞特种作